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四川:两姐妹因患眼病 用放大镜看书

更新时间:2014-04-17 10:21:10    来源:
分享:

原标题:双胞胎姐妹:放大镜是我们的眼

华西都市报讯(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周瑜原)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姐妹,今年16岁,她们喜欢打篮球,却根本看不见篮筐。原因是几年前她俩相继出现眼疾,眼睛再也看不清书本上的文字了,姐妹俩就用上了高倍放大镜,可惜放大镜每次移动只能装下两个字,还要距离5厘米才能看见。即便这样,她们的成绩仍然很好,一个是年级第一,一个是年级第三。

她们是就是宜宾玉和苗族乡中心校的初二学生,梅小歉和梅小英。

此事经华西传媒集群(WMG)报道后,不少爱心人士和企业对她们进行资助,经医院检查,姐妹俩的眼疾为遗传性黄斑营养不良,暂无良好治疗措施。

昨日,记者从央视网获悉,12日的CCTV1《晚间新闻》和昨日的CCTV13《新闻直播间》,以《“放大镜女孩”困境中的读书梦》为题,对两姐妹的事迹进行报道。 妹妹梅小英说:“近期媒体报道后,很多好心人来看望,我们非常感谢也很害怕,害怕自己失明了,没法回报好心人。”

目前,姐妹俩仍然依靠两把放大镜学习。虽然学校老师想劝姐妹俩保住仅存的视力,不要读书了,但姐妹俩仍坚持读书,“希望以后能当眼科医生,帮助更多的人治疗眼疾,让他们看见美丽的世界。”姐姐梅小歉说。

姐妹患上眼疾 英语仍考100多分

梅小歉和梅小英家住宜宾珙县下罗乡育贤村一组,在玉和苗族乡中心校读初二。前些年,父亲在云南打工时,因煤气中毒去世,一年后母亲带着姐妹4人改嫁到同村。

姐妹俩的班主任李科介绍,2011年,姐妹俩升入下罗中心校初中部,初一下学期,小英的视力逐渐下降,最初以为是近视,到县城眼镜店配眼镜,可店里的师傅说可能是弱视,配不了。初二上学期,小英已无法看清黑板、书上的字了。而此时,小歉双眼视力也急剧下降。

在学校师生的帮助下,姐妹俩到了四川省军区总医院眼科做检查,医生说,姐妹俩可能是发育不全,建议到更好的医院做更详细的脑部检查。

小歉说:“当时我很绝望,担心自己的眼睛没办法恢复了。但仍想读书,学多少算多少,妹妹也很坚强,说就算瞎了也要读书”。

李老师说,姐妹俩现在读书全靠耳朵和一把高倍放大镜。看书时,距离5厘米左右的字才能看见,稍小一点的字和数字得借助放大镜,“她们特别喜欢英语,但英语短文全是字母,从哪里开始,哪里断开,都不太能辨清,可是姐妹俩硬是把课文背下来了。上学期期末考试,120分满分的英语,姐妹俩考了100多分。”

小英说,现在她的视力越来越差,学英语需要同学帮忙将单词写大或朗读。“强迫记忆,正常人能做到的我也能。”小歉说。去年的期末考试,小歉考了年级第一名,小英考了第三名。

拒绝捐款

“眼瞎也要坚持读书”

学校的师生多次准备为她们捐款,两姐妹都拒绝了。记者采访时,姐妹俩对于好心人的帮助说得最多就是“谢谢”。学校考虑到姐妹俩家庭困难,减免了住宿、生活费等大部分费用。

3月29日,成都医学院附属康桥眼科医院的医务人员将姐妹俩带到成都检查,最终诊断为遗传性黄斑营养不良,目前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法,只能尽量保住仅存的视力。4月1日早上,刚回家乡的姐妹俩就坚持到学校上课。

“老师们都很纠结,想保住她们现在仅有的视力,劝她们不要读书了。但看见她们上课的认真劲儿,又说不出口。”班主任李老师说。

“现在检查结果出来了,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这个问题对于姐妹俩,或许有些残酷。但她们对视一下后,小英用异常坚定的语气说:“除了读书,我们还能做什么!就算眼瞎也要坚持读书”。

昨日,珙县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,再次前往慰问。

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周瑜原摄影报道

她们的愿望

想当眼科医生帮更多人治疗眼疾

“如果我能看得见,就能轻易地分辨白天黑夜,就能准确地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;如果我能看得见……”《你是我的眼》是两姐妹非常喜欢唱的歌,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听听,眼泪忍不住往下掉。“我们更喜欢萧煌奇唱的版本,因为他唱得更有感情色彩。在得知萧煌奇是盲人的时候,非常感动。心里也在无数次默默地诉说,如果我能看得清楚……”小英说。

在采访快要结束时,姐姐小歉给记者说出了她的愿望:“希望以后能当眼科医生,帮助更多的人治疗眼疾,让他们看见美丽的世界。”名词解释

她们患了什么病?

黄斑营养不良是一组有明确遗传因素的黄斑疾病。它是由于遗传性疾病所造成的早期或早熟细胞的病变与死亡,并无明确的病因可查。初期眼底完全正常,但中心视力已有明显下降,因此易被误诊为弱视或癔病。 (网络资料)央视短评让姐妹俩学得不那么艰难

这对小姐妹真是让人又敬佩又心疼,但是现在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,她们还能用这种方式学多久?其实,如何让这样的孩子持续地受教育,费心的应该是学校和当地教育主管部门,而不是两个势单力薄的孩子。以我们现有的技术手段,解决姐妹俩的问题并不难。如果在教学方式和考试的方式上稍稍变通一下,类似这样的孩子也许就不会学得那么艰难,让人那么心酸。教育改革进步的方向,就是根据不同的学生类型,来设置不同的培养思路。无论有着这样难处的姐妹俩,还是有其他问题的学生,都有权得到合适他们的教育。她们的家家徒四壁奖状贴满墙

几年前小歉、小英家的老房子快塌了,母亲和继父靠借钱把房子修起来了,至今钱未还完。为了供几个孩子读书,继父外出打工,母亲在家务农照顾几个小姐妹。李老师说,一次他家访时,看见姐妹俩的家一扇窗户都没有,只有一张破布当作窗帘,家里最贵的是一台老的彩色电视。而客厅里,姐妹几人的奖状贴满了墙壁。

在视力继续下降和心理的双重压力下,2013年姐妹俩放弃了初二下册的学习,在家休息调整。小歉说:“在这半年里,经过无数次内心的挣扎。在家一旦空闲下来以后,看见同村的小伙伴在玩耍,自己和妹妹就只能看着他们模糊的身影,听着他们的欢笑声,眼泪也会止不住地往外流,多么渴望眼睛恢复正常”。

精彩看点
社会热点
资讯关注排行榜
视频专区
图库关注排行榜